首页 > 名家访谈 > 正文
黄龙的金石人生
[时间]: 2015-3-10 9:39:09 [来源]:淮海书画名家网
黄龙的金石人生
 
    黄龙字石蠹,号乐公,又号卉厂、劲草、黄菊村人,江苏宿迁人,1912年生,解放前居上海,后移居徐州,1988年去世,享年76岁。
    黄龙是书法家、篆刻家,网上关于他的资料少之又少,名气似乎不算大。但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,遇到的每一个人对他都是直竖大拇指,并尊称他为“大师”,这似乎不太合情理。通过采访,才慢慢得知,黄老先生一生都为人低调,淡泊名利,连给两个儿子的遗言都是“不要宣传,不要张扬”。此次能够采访到黄先生的两个儿子也是费了很大功夫,托了很多人游说方得成功。
    强者最终都是低调的。但是,人心就是杆标尺,从德,从行,从艺各方面而言,黄老都不愧“大师”称号。
 
    多才多艺 尤擅篆刻
    黄龙出身书香门第,祖父、父亲都通晓诗文,所结交的也多是有文化的人。在家庭氛围的熏陶下,他从12岁时就开始学习书法、篆刻,还精通音律。13岁时,他入同乡纪炎炳创办的上海美术图书馆习印学,并在那里反复钻研馆藏的周秦鼎彝文字和汉魏石刻拓片,见识过很多名人字画,其篆刻、书法也多得名人指点,胸次渐高,这为他以后的印事奠定了很好的基础。
    在五十多年的书法、篆刻生涯中,黄龙没有一刻停止过他所醉心的事业。即使是在解放前战乱频仍的动荡生活中,他一边跑反,一边还在自己的手心勾勾画画。生活无着的情况下,他在街头摆个刻印的摊子,含着泪水、忍着饥饿,在一方方石头上寻觅着苦中作乐的安适和快慰。
    从宿迁移居徐州后,黄龙一度以刻印为业,制印水平在当时是首屈一指。现在的名人画廊业主孙越仁回忆说:“当时我父亲也开了家印社。都说同行是冤家,可是我父亲对黄龙赞誉有加,说他的印刻得好,并坦言自己刻得不如他。”
    后来黄龙进了徐州乐器玉雕厂上班,和孙越仁成了同事。孙越仁说,黄龙先生不仅篆刻是一把好手,做乐器的手艺也是一绝,他创意用岫岩老玉制作乐器壳,做出来的柳琴、琵琶弹奏起来有金石韵味,当时出口日本广受好评。
    黄龙早年还喜爱吟咏,藻采鲜妍、情怀优雅,得宋人风范。晚岁以制联自娱,可惜随吟随散,未能结集传世。但有两句还是流传了下来:临书初学周秦汉,刻印先识丁邓吴。这是黄老对自己一生学艺的总结。“周秦汉”是指殷周时期的甲骨文、钟鼎文和秦时的篆书、汉代的隶书,“丁邓吴”指的是清代著名篆刻家丁敬、邓石如、吴昌硕。
    我市文学家任愚颖曾在徐州玉雕厂工作,乐器厂和玉雕厂合并后,任愚颖和黄龙渐渐熟识了起来。任愚颖说:“丁敬是乾嘉年间浙派印坛的盟主,居‘西泠八家’之首,所治以汉印为主,刻出的印高古、浑厚、典雅。黄先生对丁敬尤为崇仰,并收藏有丁敬的印章,反复摹刻过多次。他曾说,西泠印社继承了‘西泠八家’印风,他非常喜欢这种治印风格,还曾去过杭州西泠印社多次,在那里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,受到不少启发和教益。”
    一次,黄龙来到西泠印社,阅读创社四英之一的丁辅之所编《西泠八家印选》,从上午九点来钟一直看到晚间掌灯时分还不忍释手,一天没有吃饭,回来的路上才感到饥肠辘辘。任愚颖说,黄龙事后说起这件事时,仍难掩兴奋之情,他当时看到了七十余方丁敬的印章,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,但因为手头拮据,无力购买,只能是在看的同时,心里暗暗记下一些。
    对于黄龙先生在篆刻方面的成就,我市著名书法家王冰石有过这样一段评价:黄龙篆刻,初从浙皖诸家,傍窥各派,后寻根溯源,归乎秦汉,而于古玺印独有会心。常言古玺文字奇古奥妙,与战国铜器铭文同类,刻印宗此,境界自高。一般印人都用缪篆入印,取平正方直汉印一格,偶用大篆,也属涉奇,不以为本。原因是大篆文字笔画繁简悬殊,字形大小不一,不如斯篆匀整,入印极难布局。黄龙学古玺印可谓穷极毕生精力,一生治印古玺占作品大部。他刻古玺印少则一二字,多则十数字,刻成无不稚朴沉浑,醇厚古雅,特别是多字玺,文字随形布势,不造作、不炫奇,安详自如,凝练遒劲,于意度从容中见雄肆奇宕,直可当一篇精美鼎彝铭文来读。
 
    治学严谨 永不言弃
    临摹是练习书法、篆刻的必经之路。临摹这种事情,把每个字临得很像,容易,可要临出韵味和意境,没有相当的功夫,就很难了。对于“临”,黄龙有一套独有的方法,那就是先“读”。怎样读?黄龙的二儿子黄之余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,“这是一个完整的步骤:砸、分解、组合、入脑。比如,一篇碑帖中可能会出现50个宝盖头,你就要把每个的粗细、齐正,一点点地背下来,然后再背字与字之间的结构、章法。父亲说,看任何碑帖都是章法第一,其次才是技法。你把每一个字都临摹得很像,但是不讲究空间布局和章法结构学,就缺少了韵味。”
    大儿子黄之凡曾写过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,他在文章中说:“父亲经常告诫我篆刻艺事之成,要经过长期的揣摩和探索,既要勤奋用功,又要思敏心灵,方可见效。决不可投机取巧,否则难成家数。”
  “记得有次我临了方《上海博物馆藏印选》中的《开方之玺》,父亲看后说不像。我当时还辩解说,这是意临。没想到父亲听后很生气,严厉地跟我说:‘什么意临,你连摹仿这点功夫都做不到,谈何意字!’”黄之凡回忆说,“接着父亲又谈到目前社会上有人练书法、搞篆刻不愿意下苦功夫,临帖、摹印浅尝辄止,临摹不像就讲‘意临’,这纯属欺人之谈!怎么能行?”
    对儿子们的严格要求,也说明了自己对学艺的态度。当初为了临摹甲骨文,黄龙在临写汉碑上下了不少苦功。每天天不亮,他就起来了,对着“史晨”、“张迁”、“曹全”等汉碑,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阅读、背诵,然后再一遍一遍临摹。纸写黑了,他就蘸着清水在黑纸上练,一边练一边揣摩、研究每个字的结构、布局,琢磨着怎样用笔,怎样达到心、腕交应,不到心领神会绝不歇手,因此,常常忘记吃饭和休息。
    在儿子黄之余眼里,经常熬夜的父亲,不懂得养生,这可能也是他在1979年脑淤血导致半身不遂的原因。半身不遂,几乎让黄龙的刻印生涯到达了终点。可是,对金石的热爱,让黄龙的字典里从来没有“放弃”二字,他开始用左手刻印。
    大儿子黄之凡说,在父亲病后的十余年中,老人家以极大的毅力坚持创作,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这期间黄龙创作的“学然后知不足”、“得意忘形”、“一年容易又秋风”、“黄菊村人”等印章,格调高古、绵味韵长,达到了他一生创作的最高境界。
 
    谦卑做人 受人敬重
    黄龙生前住在回龙窝的一个小巷子,那个大院住有很多人家,但因为是最后院,所以并不显得嘈杂。黄龙的卧室里,一束紫竹在窗前摇曳,他自己种植的兰花、水仙、梅花,让这间小屋子时刻香气四溢,静谧之中平添了几许诗意。墙上挂着古琴和京胡,还有书画作品,有一幅是他自己作的诗:名画法书环四壁,旧泉古印贮一庐。
    因为治印的功夫深厚,黄龙移居徐州后,一开始就只接金、玉、玛瑙、水晶等上等好料,出手的印章备受称赞。一时间,“黄龙”两个字在坊间几乎人人皆知。当他进入乐器厂工作后,回龙窝的这间小屋子里,仍然每天都有求印的人接踵而至,而黄龙来者不拒,有求必应,且分文不取。不仅如此,黄之余回忆说,黄龙的每一方印都经过反复琢磨,有时候一方印要重刻十来遍,直到自己非常满意为止。印刻好了,别人来取,他还会问对方满不满意,有不满意的地方他再给修改。人家拿着印满意而去,黄龙会一直送到小巷口,两手交错握在胸前,一直目送到对方看不到了,方才返身回屋。
    黄龙的这个习惯,在孙越仁的口中得到了证实。“一天我去黄先生家拜访,临走,他起身把双手放在胸前给我鞠了一躬,我连忙回礼,请他入座不必相送,可他坚持把我送到巷口。”孙越仁说,“这条巷子大概三五百米的距离,我走到半路也不知道为何回头看了一下,却惊讶地发现黄先生还站在那里,见我回头,又向我挥了挥手。这一幕永远印在我脑海里了,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那种不卑不亢的长者风范,是我一直在努力追求的。”
    孔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”。牛顿也说,在科学面前,我只是一个在岸边捡石子的小孩。为何拥有同时代最聪明脑袋的他们,反而格外谦虚、谦逊、谦和?只因他们站在人类智慧的最高处,才更体会未知世界的浩大,深切感受自身的局限。而恰恰是这份谦卑,让孔子和牛顿成为了真正的大师。可以不夸张地说,也正是这种谦卑,让黄龙这个名字刻在金石之上的时候,也刻在了人们心里。
(转自2015年3月9日《徐州日报》·文/记者 刘苏)

书画交易 更多 >>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圆形扇面| 胡玉才 | 2.2…
·楷书四条屏 | 姜剑 | 16…
·行草书对联 | 果光 | 8平…
网络书画展 更多 >>
·中书协会员、桂林民革书画院院长…
·徐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美…
·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,江苏省青…
·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主席以及中国…
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淮阴书画院…
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香港书法家…
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徐州市青年…
·军旅书画家—张兵
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华诗词协…
·徐州市水彩画会副会长、著名水彩…
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北京汉韵书…
·中国画名家、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…
艺术团体 | 艺术院校 | 书画协会 | 艺术媒体 | 联系我们 | 网站介绍 | 书画代理 | 汇款方式 | 网站管理
服务热线:(0516)85713109 15952116565 QQ:1318520767
Copyright ©2010 shmjw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10054066号 公网安备35020002217690号
法律顾问:清正苑律师事务所 史先秀
版权声明:凡有来源标注为"淮海书画名家网"的文字或图片版权均属淮海书画名家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。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。